返回乱世栋梁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第五十八章 尔虞我诈(续)(第1/3页)

    金乌西落,夜幕降临,梁军营地,李笠正在巡视,因为这是友军营地,所以大都督王僧辩派人陪同。

    李笠看着满地伤员,心情沉重。

    如果他再来晚一些,可就真的只能给友军送终了。

    两军交战,人员伤亡最大的时候,不是在两军交战时,而是一方溃败后,另一方乘胜追击时出现。

    傍晚时,李笠的徐州军刚好是在梁军溃败、齐军开始追击时出现,他们的出现迫使齐军停止追击,收兵重组阵形准备第二轮作战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溃逃的梁军将士逃过一劫,否则在齐军的优势骑兵追击下,梁军这边除了些许骑兵能跑掉,其他人全都要完。

    徐州军出现后,溃兵之有的人继续跑,过几日就能收拢,也有的兵反应过来,返回战场。

    所以梁军的伤亡虽然不小,辎重也被烧了一些,但还不到惨败的地步。

    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,一支军队打了败仗,伤亡很大,但若老兵和下级将领还在,事后补充新兵,很快能恢复战斗力。

    可一旦老兵和下级将领都伤亡殆尽,那么即便事后招募新兵、重建相同兵力的军队,其战斗力可是天差地别。

    因为损失的下级将领何老兵,就像人的筋骨,断了,就真的废了。

    而一般的兵卒,就如同皮肉,即便伤得血肉模糊,只要没伤到筋骨,便只是皮外伤,休养一阵子就好。

    李笠大概看了看友军的伤亡情况,对接下来还能不能打,心里有了数。

    打是打不成了,今日梁军确实败了,伤亡不小。

    败因就是战前寄予厚望的铁丝网被敌人破解,导致己方触不及防之下,被敌军骑兵突破军阵侧翼,导致崩盘。

    不过虽然被打得“血肉模糊”,但未“伤筋动骨”,梁军目前攻不足,守有余,只要及时补充兵员,一两年就能恢复战斗力。

    但现在许多兵卒惊魂未定,再让他们面对几乎没有太多伤亡、士气高涨的齐军,恐怕还没开战,气势上就矮了一截。

    所以必须撤退,今晚就撤到南边数里外的长社城,之后看情况再弃城南撤。

    这是李笠的建议,王僧辩、陈霸先和诸将商议过后,决定撤退。

    因为真的打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敌前撤军风险很高,尤其面对精锐的敌人,稍有不慎就是溃败,但李笠认为今夜撤离、全身而退的几率不小。

    因为,其齐帝高洋会被他故意摆出来的“双轮车”给吓住,对于夜战举棋不定。

    所以朱买臣到敌营走一遭,是给双方一个台阶下,有惊无险,平白捡一个功劳。

    功劳是“赚得齐帝决定来日再战,为己方后撤赢得宝贵时间”。

    当然,在对方看来,台阶就是“梁军无耻,明明约定来日再战,却趁夜开溜”。

    拿人短,拿了好处的朱买臣,总得有所表示。

    李笠在火光闪烁的营走着,因为徐州军的铠甲、装束很有特色,所以将士们很快就注意到他。

    当他们得知,眼前这位高个子就是大名鼎鼎的“鄱阳李郎”、也就是今日率军赶来救援的主将时,纷纷涌上前,要和李笠握。

    并且亲口说一声:谢谢。

    “谢谢”两个字,从口说出来轻飘飘,却有千斤之重。

    这是由衷的感谢,从操着不同口音的人口说出来,李笠看着一张张诚挚的笑脸,只觉这几日的劳累值了。

    不断有人伸出来,李笠一一握,不用说话,情谊都在这一次次握之。

    因为将士们都明白,今日若不是李笠带着徐州军骑兵及时赶到,他们就完了。

    对于救命之恩,怎么谢都不为过。

    闻讯赶来的将士越来越多,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